主页 > 设计分类 >战胜癌魔‧输了亲情‧寡妇求女回家 >

战胜癌魔‧输了亲情‧寡妇求女回家

原创 设计分类 作者: 时间:2020-07-10 20:38:34 241
战胜癌魔‧输了亲情‧寡妇求女回家(柔佛‧新山16日讯)10年前丈夫意外过世后独自辛苦养大孩子的40岁单亲妈妈,4年多前刚战胜癌魔,不料15岁独生女却于3天前突然离家失蹤,音讯全无,令她非常担心。她哭求女儿赶快回家,甚至伤心地说:“如果女儿不回来,我也不想活了。”她坦言,医生曾经嘱咐她不要有太大压力,以免癌症复发,但如今女儿突然不告而别,她每天都很担心孩子在外的安危,导致整夜无法安心入眠。这名单亲妈妈洪紫芬与丈夫早年住在槟城,但丈夫于2001年乘坐友人的车子时,意外翻车丧命,遗下她与3男1女的孩子。为了抚养4名遗孤,她当年决定回到社会重操理髮的旧业,然而,丈夫的骤逝,使她一直无法走出阴霾,以致帮人理髮时经常不小心剪到自己的手。开理髮店拚事业外人看到她这样,劝她暂时离开槟城这个伤心地,到其他地方重新开始。她听从建议,忍痛留下4名儿女交由家婆等人照顾,自己则南下新加坡工作。经过数年的打拼,洪紫芬终于闯出一番事业,在柔佛州的哥打丁宜家乐镇开了一家理髮店。就在那时候,她的幼女方微妮已经小六毕业,她便带女儿一起南下新山生活,以弥补两母女的亲情。正因为如此,她几乎变成一个二十四孝的母亲,女儿有何需求,她都儘量满足。然而,女儿却在国中唸书期间,疑结交损友而经常逃学。她担心女儿的学业受影响,于是让女儿转学到新加坡,而她也陪着女儿到新加坡读书。后来,她发现女儿经常藉故在外待到很晚才回家,担心女儿重蹈覆辙,遂决定让女儿暂停学业,今年6月重新回到新山生活。不料,在她尚未决定未来的道路要怎幺走的情况下,15岁的女儿方微妮突然于週三毫无预警下离家失蹤。女儿交损友常逃学在週五的记者会上,洪紫芬一提到过世的丈夫及失蹤的女儿,就不断拭泪。她哽咽说,自从女儿离家失去音讯后,她就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几乎从早到晚都在打电话,希望女儿能够接听她的电话。“我打她的电话打了整个晚上,她的手机都无法接通。我根本无法入睡,直到打电话累了才不小心睡着,但一醒来,我又继续打电话。”不知女儿离家原因洪紫芬说,女儿这次是首次离家出走,她也想不透到底是甚幺原因,女儿要离家?年仅15岁的方微妮,是于週三趁母亲外出到住家附近的理髮店工作时,带着少许衣服及一台手提电脑离家。洪紫芬说,她当天傍晚6时许致电女儿询问要打包甚幺晚餐回家时,女儿的手机已无法联繫上。在多次拨电都无人接听的情况下,她唯有赶紧回家了解,这才发现女儿不知何时已悄悄离家。“我女儿向来有甚幺心事都不会告诉我,连她有甚幺朋友,朋友的电话号码,我也不清楚。”面子书列家人入黑名单失蹤少女方微妮的22岁大哥方志明说,妹妹的梦想是到国外从事模特儿行业,而在妹妹失蹤后,他发现妹妹的面子书户口仍处于活跃情况,因此,他猜测妹妹可能已经去了吉隆坡,否则,他妹妹的面子书不会出现“在吉隆坡”的相关字眼。“在这之前,我曾在妹妹的面子书上留言打听消息,并呼吁妹妹回家团聚,但妹妹一直没有回应。后来,妹妹还把家人列入黑名单,导致我和家人都无法浏览妹妹的面子书。”不过,据他所知,妹妹曾和一位名叫“米奇”的女子通过电话,如今,人在霹雳巴里文打的方志明十分担心他妹妹的安危,并相信妹妹应是跟随朋友出门了。“妹妹失蹤当天,曾有邻居看到我妹妹手上提着行李,但邻居没多加留意,所以也不清楚妹妹当时是否跟人外出。”常唠叨女儿出自关心洪紫芬坦言,她平常对女儿的管教是稍为严格一点,例如提醒女儿不要穿得太短、唠叨女儿放学后太迟回家等,但两母女之间并没有因为她出于母爱的“碎碎唸”而产生过大冲突。“我工作那里有不少男性顾客,她每次穿着短裤来找我,过后又走路回家,我当然会担心。我讲她的时候,她的确会不高兴。”她说:“微妮是我的独生女,也是4个孩子中最小的,而且她才15岁,还小、不懂事,特别担心她是难免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关心和为她好,做妈妈的不都是这样吗?”据洪紫芬形容,方微妮身材瘦小,身高166公分,一头染色头髮长及腰部,“她走路时有点驼背,有时会戴上四方的黑框眼镜。”洪紫芬是于週五通过马青新山区团团长柯松达及该区团投诉局主任萧福隆,召开寻人记者会。柯松达希望方微妮能主动现身向母亲报平安,回到母亲身边。另外,他也促请发现或知道方微妮行蹤的民众,致电012-7779868联络他,或萧福隆012-7309999。希望女儿思考未来去路洪紫芬透露,女儿暂停新加坡中学的学业时,曾经问过她“为甚幺不让读书”,针对这点,她说,她其实是想要女儿好好地想一想未来的去路。“我让她暂时停学的原因,主要是希望她能好好思考自己未来的路。”她坦言自己也不清楚女儿的想法,“她有甚幺事都不会告诉我,是否想继续读书,还是想出外工作,这些她都没有告诉过我。”她强调,她会让女儿继续读书,不论女儿是想回到新加坡还是留在本地,又或是回到槟城,她都能够接受。“我只是希望她好好珍惜读书的机会,不要像现在这样,以后出来社会找工也比较容易。”3哥哥连夜赴新山寻妹方微妮留在槟城生活的3名哥哥(分别19、21及22岁),都很疼爱最小也是唯一的妹妹微妮。当他们获悉妹妹失蹤的消息后,还连夜从槟城南下新山帮忙找人。洪紫芬说,微妮向来很得长辈们的疼爱,除了她的3个哥哥,在槟城的婆婆、叔叔、姑姑等,都对她疼爱有加。“微妮失蹤后,她的叔叔尝试上面子书联络她,可是微妮完全没有回应。”洪紫芬受询时坦承现在有男友,但她认为微妮离家跟这个问题应该没有关係,“因为我男友跟微妮相处得很好,她也没有反对过我交朋友。”另外,她指出,微妮的护照一直是由她保管,所以她相信微妮应该没有前往新加坡。至于她是否在本地有朋友,或跟以前的男友还有往来,她都毫无头绪。抗癌关键期再遭遇打击洪紫芬伤心地说,女儿也知道她于4年前动了切除子宫癌的手术,至今距离癌症复发的5年安全期,还有些时间。可是,在她最需要放轻鬆,避免承受太大压力的关键时刻,女儿却无故离家失蹤。“女儿有时候不听话,我就告诉她,你已经没有爸爸了,难道想再没有妈妈吗?听到这样的话,她都沉默不语。”她流着泪说,医生有嘱咐过她要儘量放轻鬆,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但现在面临女儿不知去向,安危不明的情况,她真的无法不胡思乱想。“我女儿长得很漂亮,又不懂事,我怎幺会放心呢?”最后,她说到伤心处,还悲痛地抛下狠话说:“如果要妈妈活很久,你就快点回来。要不然,我也不想活了。”3兄弟半工读减母负担方志明说,父亲方炳辉车祸去世后,他和两名弟弟志恆、志鸿便通过半工读方式自立更生,他们也先后在咖啡店和窗帘店工作,以免母亲洪紫妮独力承担养活全家人的重担。“当年,我和两位弟弟在霹雳巴里文打的姑姑家里独立生活,而我母亲则带着妹妹南下发展。”他说,这些年来,都是母亲独力照顾妹妹的生活。“母亲和妹妹居住的地方过于‘安静’,加上妹妹思想还未成熟,很容易受骗,所以,我曾劝告她在长大后才外出工作。”放下理髮店陪女狮城就读洪紫芬说,她女儿跟随她刚到柔佛唸初中一时,本来是在乌鲁地南的一间国中唸,但她后来发现女儿一直瞒着她经常逃学,觉得不能让女儿这样下去,所以才决定帮女儿转学到新加坡。“那段时间,我也暂时放下自己的理髮店,将理髮店交由工人打理,自己陪着女儿前往新加坡。“我和女儿那时住在朋友家,我也在那里帮朋友工作。”今年,她发现在新加坡一所中学就读初中三的女儿,常以“留在图书馆”、“和朋友吃东西”等理由,在外头待到很晚才回家,而且平常也不怎幺关心考试,令她相当担心。拥有“孟母三迁”苦心的她,担忧女儿重蹈覆辙,于是决定带女儿重回新山,没想到女儿却突然毫无预警地离家失蹤。5岁失蹤美少女档案姓名:方微妮、洋名Winnie H'ng身高:166公分、瘦小、走路时有点驼背特徵:有时会戴上四方型黑框眼镜髮型:一头染色头髮长及腰样貌:清秀、是公认的美少女‧2011.09.16
相关文章